岚湮

いちご-いちえ

「趁着能写的时候多写一点,总是好的。」

©岚湮
Powered by LOFTER
 

周翔纪念合志《过瘾》本宣+预售

甜食病患:

荼曳紫:




占tag抱歉!多余的话不说了下面都是干货↓



预售链接


预售时间:18.07.02  9:00am——07.28 23.59pm


定价:40rmb



 @岚湮  @西南偏北  @别夜川  @泼猴  


@FN不賣魚肉  @不言而喻🦄 


谢谢你们答应我参本!我已经持续尖叫日日夜夜此生无憾...

 

希望在生日前搞定ww

大栅栏:

好久不见^ ^


上来主要是想说,我的《The Near Future》和岚湮的《须臾之间》,在年底有一个纪念本的计划,也是为了弥补之前和去年的遗憾


TNF字数比较多,两本阅读体验会不太好,三本成本又比较高,而且可能还会添几万字的番外,最后很有可能字数在40万上下,所以至于怎么才能压缩成本,还是一个不小的问题


岚湮那本,还是维持去年15万左右不变动


下半年,我们俩会慢慢推进这件事,并在lof上同步进度,为了不显得太突兀,就先上来和大家知会一声,如果有意向购买,也可以在评论里告诉我们~


谢谢大家

 

Repo

♡我也喜欢这个故事

西木一了_安栗:

須臾


能把一個repo寫得如此OOC只有我吧....


其實一直很猶豫要不要寫這篇repo,寫這篇repo有種在挑戰新岳的感覺...,想把自己喜歡的五篇文寫上一篇repo。


須臾還沒重新翻閱之前我先回想了自己的記憶,想說來想想自己印象比較深的部分,小周臉紅那邊、那個病症的小姑娘,我特別喜歡這個小姑娘,最後才是讓周翔之間產生波動的那個美麗的院長女兒...。


開始重看後整個人都好興奮,莫名的非常亢奮,自己寫repo都是非常激動,大概就像在遞情書一般,須臾應該不是第一次看醫生相關的Paro,不過設定這麼完整架構須臾...

 
Hoppípolla Sigur Rós

For  平安夜的BGM


另附一则错觉小番外




潮之声


他是在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里醒过来的。周泽楷一向浅眠,苏醒的那个瞬间,他下意识地将手探向身边,发觉那里没有热源。
孙翔正趴在窗边。
“不睡?”
“没有,忽然醒了。”
太过清晰的声音。周泽楷怀疑孙翔没有说实话。
他坐起来,也学着孙翔的样子把被子卷起裹在身上,膝行到他身后,周泽楷枕在孙翔肩窝里,轻轻蹭了蹭。
“你看外面。”
不太清晰的,路灯下一点荧光映出雪沫的痕迹。
“雪。”
是啊,孙翔说,“今年第二场雪了。”
孙翔向后靠在周泽楷怀里,找了个舒服的姿势,两个人像蝉蛹一样抱在一起。
他们就这样安静了一会儿。
“我想出去。”孙翔忽然开口。
“现在?”
“对,现在。”孙翔没有回头,只侧过脸,“你困不困?”
周泽楷把脸埋在他的颈窝里,轻轻摇了摇头。

穿好衣服,轻轻带上门。孙翔掉了一只手套,周泽楷弯腰拾起来,孙翔却没有接。
“不要这个。”
“嗯?”
他现在长得几乎和他一样高了。孙翔的脸藏在黑暗里,平视的角度,周泽楷看到他抿起的下唇。
出门,走下楼梯,路过一层时两个人都放缓了脚步。
那户人家养了一只宠物狗,不必要的话,还是不要惊动它。


凌晨时分,他们顺着沿海公路向前行走。向西延伸十余公里的海岸线静谧地起伏着,风涌起来,雪沫纷纷扬扬地落在眼前,不一会儿就消散掉。
这里没有海堤。走下公路,沙的触感仍然柔软,再向前百米,潮声涌动,模糊的起伏夹在风穴骤起的呼啸声里。
“错过涨潮了。”孙翔蹲下来。
他的声音听不出情绪。
周泽楷在孙翔身边蹲下,抱膝坐在沙地上,两个人肩膀抵着肩膀。

在这里的第二个冬天,他们错过了那时在海岛边见到过的景象。

“想回去吗。”周泽楷轻声问。
孙翔拉起领子,收紧了手臂,没有回答。

半响,他抖了抖脑袋,伸出手指,在沙地上慢慢划出一个圈。
“有一年冬天也是这样的。”孙翔说,“第一场雪特别大,之后一直没再下。”
“后来……后来还是下了。晚上我爸偷偷带我出来,开船出海。”
“涨潮吗。”
“对啊,很危险的。那天晚上真是……”孙翔笑起来,“不过很爽。”
孙翔托着下巴,那个笑容渐渐变得淡了。他又眨眨眼,落在眼睫上的雪花很快就融化掉。
‘我一直想带你来看看。’——周泽楷记得,孙翔说过这样的话。
和那时缺了一角的月亮不同,今晚的月面被蚀去大半虚空,不太丰盛的月光映出天穹模糊的深灰色泽,风吹起零散的落雪,并不清晰的视野里,好像能看到它被卷起消散的轨迹。
周泽楷低下头,在孙翔划出的圆圈里添了一条弧线。
他手指经过的地方很快就覆着一层薄薄的冰晶。
这样的痕迹,在清晨的早潮褪去后一定会消失不见。
但……总有一直存在的东西。
“等下次。”
“什么?”
周泽楷握了握孙翔冰凉的手指。
孙翔回头望着周泽楷。雪沫沾上了他的唇角,海风梳开他的睫毛,额前有些凌乱的黑发几乎盖住了他的眼睛。
雪无声地连绵成线。
孙翔靠了过去,他闭上眼,将周泽楷唇上的雪痕轻轻吻去。

“你喜欢吗。” 
潮湿海风里融着孙翔的声音,天空逐渐在安静里远去。四周沙沙的风声扬起来,又打着旋儿悄然而息。


他的回答湮没在潮声起伏的落雪里。



FIN.




 

「王喻」每一刻都是崭新的 2

2.

“怎么样怎么样?”
喻文州从手机屏幕上抬起眼睛,笑道:“什么怎么样?”
黄少天一边看后视镜一边打方向盘,低声嘀咕:“哎我说文州你装什么啊,麻利点,你到底觉得怎么样?”
喻文州也认真起来,想了想才说:“你确定是今天那位?”
“当然啊我的情报怎么可能出错,都提前打听好的我才告诉你……”黄少天反应太快了,立刻抓住喻文州的话尾,“不对,难道……”
“确实是个omega。”喻文州笑了,顺着他的疑问说下去,“但我总觉得不是你说的那一位。”
按照黄少天的描述,今天喻文州在幼儿园见到的应该是一位个儿挺高的,浅色长发,并且笑起来嘴角有酒窝的女性omega,但显然接待他的那位老师并不符合这样的条件。
其实...